啦啦啦

【昊翔】针尖对麦芒(三)完

校医坐在外间开着外放听相声,内间两人的鼻息纠缠,孙翔愣着没动,呆呆的看着唐昊,却因太近聚不了焦,眼前一片虚晃,先前无比热闹的脑内小剧场现在偃旗息鼓,一片空白,太近了太近了,再不远离就要出事了,但对方手臂的温度隔着衬衫透了进来,明明已是温暖的初夏,却好似在寒风里无从取暖的小动物,贪念那略高的温度,想靠近,想要更多,明明可能会被这温度灼伤,莫名想到那只温水里的青蛙,即使知道会被煮熟,无力也无心反抗这温暖。待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环抱住唐昊,心里翻起惊天巨浪,还故作淡定的用眼角去瞟唐昊的反应,那人还是一副大爷脸毫无变化,孙翔心里蓦地升起一股酸酸的气息,顺着血管转眼间爬满全身,最后占领鼻腔和眼眶,抿抿唇准备松开手,却在松开的那瞬间感受到对方手的轻微颤抖,再细细感受,发现肌肉不自然的紧绷,不禁暗暗得意原来你也不是这么淡定嘛!孙翔虽没想清其中缘由,只觉得虚无缥缈中抓住了对方一些小把柄,可以开一波嘲讽了。于是变本加厉的更大力的抱住,得寸进尺甚至把上身也紧贴上去,原本坐在床沿的人现在反倒是半挂在唐昊身上。又勾起嘴角如顽童般恶劣的问:“唐昊,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唐昊低头看到对方嘴角恶劣的笑容,只觉得心里一阵恨,恨孙翔明明是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随便站着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又恨他那么蠢,整天毫无危机感的在他跟前晃荡,傻乎乎地像只小动物随意向自己就露出柔软的肚皮;更恨自己因为他变了个样,本不是挑剔幼稚的人,见面时却总忍不住想要挑衅惹怒他,看他怒目相视,仿佛浑身的毛都炸开来,心中觉得有趣得紧脸上却云淡风轻,不见时又按捺不住想触碰他抚摸他的心情,电话里那么温柔的对待,他只觉得不够,只担心对方在哪里受了委屈挨了苦,明明自己就是对方最大的麻烦。这庞杂纷乱的情绪是唐昊活了二十多年都不曾有过的,他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如今孙翔还不知死活的来撩拨他,初听他那句话,他更是恨得牙痒痒,后又似如梦初醒。啊是了,原来我喜欢他,想把他困于周身方寸之地,最好蒙住他的眼给他的手套上枷锁,让世界成为一个茧,将他俩包裹,却又舍不得他眼里的光芒,只想他继续肆意的生长,保持最原始的天真和孩童的忠诚,这些种种,原来都是因为喜欢他。想到此,唐昊长吁一口气,认识孙翔之后他叹气的频率变高了很多,这次应该是最轻松的一次。“嗯,我喜欢你。”

孙翔问完那句话本来是得意洋洋的准备打得唐昊一个措手不及的,但是唐昊长久的沉默和阴晴不定的晦暗眼神让他越来越不安,更因为夹杂在其中的难以言喻的私心让他躁动不安,在准备打哈哈糊弄过去时,唐昊轻飘飘的一句话如雷击般让孙翔僵住,半天都没动静。这时门口传来肖时钦的声音,孙翔才猛地反应过来连忙推开对方。“孙翔,你腿没事吧?”孙翔梗着脖子死死的低头盯着地板,肖时钦疑惑没得到回应,走过来想凑近细看,这时唐昊轻轻的横在他的面前,“没大事,排练怎么样了?”“啊,就最后那幕,我想…”两人在旁边商量起剧本来,孙翔被晾在一边也没有动静,听不进他们在说什么,耳边回响着的只有唐昊那句我喜欢你。内心各种情绪如暴风雨下的大海激流暗涌,明明对方会轻易地激怒自己,还是不由自主的凑过去。打游戏时也心不在焉的等电话,等到了又故作不耐的说没什么事就别打扰翔哥虐菜,眉眼却是自己都没发觉的闪亮张扬。思及此怦怦乱跳的心渐渐平定下来,如满月当空下的海浪,一下一下的有力沉稳的卷向沙滩。

再回过神来周遭已经安静了许久,余晖照进窗户将两人的身影拖得很长,墙上影子里俩人似乎被拉的无限近,渐渐发现影子在移动,他转头发现唐昊的脸已近在咫尺,接着感觉嘴唇被轻柔的覆盖,不带情欲的一个触碰,如两只小兽在夕阳下相互依偎着蹭蹭头。

“唔,准了。”


——END——

 

鞠躬感谢每一个看文的你~

为什么没有评论掉落QAQ


评论(7)
热度(23)

啦啦啦

啥都看!

© 啦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