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

【昊翔】针尖对麦芒(二)

不知是唐昊的特殊教法起了作用还是孙翔梦中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了会晤,表演渐入轨道,剧里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有唐昊,唐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对他的表现不满意,“你只是在表演,而不是在生活。”孙翔深信这种匪夷所思的话明显就是来刁难他的,压住撂挑子不干的冲动,“唐大导演,你行你上,让我来瞻仰一下你的演技。”唐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竟走过来站定,“好,你这榆木脑袋不敲打不成材。”其他人闻言也好奇的望过来,从来只听到唐昊讲戏,这亲自上阵还是头一回。

孙翔懵懵的走回寝室,室友约他打游戏他也仿若没听见,闭上眼就浮现出唐昊刚刚那场戏,男主角徐清和得知心爱的人要嫁给别人,自己却无能为力痛苦难言,下定决心和心爱的人一起殉情。唐昊微弓着背,眼神惶惶似在迷雾中寻找方向,后又变得坚定似已抓住命运:“倘若世上容不下一对苦命人,又何苦强求飘零于世?吾心之所向,虽九死未悔!”字字落血句句见骨,孙翔一瞬间以为台上站着的就是那个孤独敏感,任何蛛丝马迹都能左右他的悲喜的徐清和。但又带着唐昊的影子,桀骜不驯,傲骨横生,竟分不清谁影响了谁。直到演完下场,孙翔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唐昊,唐昊却没再看向他一眼。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也不说话,对面也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孙翔正准备挂掉电话,唐昊带着低沉笑意的声音说道:“怎么着,被你昊哥的演技折服了,还没还魂呢?”“嗯,你演的很好。”唐昊没想到孙翔竟然没反驳,反倒让他无所适从,干笑了两声,“知道就好,虽然你跟我的差距很大,但是小伙子不要气馁,你现在这个水平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这欠揍又嚣张的语气让孙翔回过神来,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唐昊,让那个唧唧歪歪的徐清和见鬼去吧!“脸皮真厚,老天爷造你的时候把你的羞耻心全都擀成皮糊脸上了吧!”孙翔暗暗在心底为自己点了个赞,绝不能让唐昊那小子得意!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互喷垃圾话,挂断时孙翔一边耳朵都热起来了,也不知道唐昊打电话来的用意。

接下来一段日子两人白天排演,回寝就打电话,孙翔室友认定这小子谈恋爱了,又经常听到他们谈论剧本走位的事情,以为是勾搭上了哪个女演员。孙翔也懒得解释,其实他自己对现在这个状态也有点迷茫,排练时把他骂得狗血喷头,吹毛求疵的唐昊像个强迫症患者,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都要达到他的变态要求,整个人就跟个炸药桶一样,但电话里的唐昊慵懒幽默,两人聊天扯皮一派轻松和谐,哪像在排练室分分钟就要上演全武行的节奏。就在这高压又怀柔的操练下,孙翔在台上的表演也日益丰满起来,唐昊跟他说表演就是演员在舞台上真实有机的生活,他便让这舞台成为他的家,即使没有他的戏,他也在一旁观摩帮忙,本来就是同龄人,皮相又好,直来直往的性格让他很快就和剧组其他人打成一片,这天帮场务组搬屏风时,上面的挂件没粘牢,掉了下来挡住视线,下台时踩空一步,噼里啪啦的被压在屏风下面,只觉得脚踝一阵刺痛,心想完了,这个戏估计被诅咒了,所有男主演都逃不过断腿的厄运。屏风被扶起时,他只看到本来坐在最后一排跟灯光老师商量的唐昊,脸色不善的站在他面前,不知怎么想的,委屈的感觉袭来,还没待唐昊开口,他便撇撇嘴说疼,还向他伸出手;唐昊看着他微上抬着的眼睛,和平时骄傲的昂头不同,带着一抹被痛感逼出的血色,咬住下唇,可怜兮兮的瘫坐在地上,不禁感到一阵头痛,好像被个大麻烦赖上了。唐昊抓住他的手没有使劲,只把孙翔的手环在自己的肩上,拦腰抱起对方,本来因意外事故喧哗的剧场众人顿时鸦雀无声,在唐昊抱着人出门后,惊叹声才如潮水涌出,被当事人被阻隔在门里,听不到一丝一毫了。

但孙翔的内心戏不比里面的人少,“怎么回事?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要抱我?还特么是公主抱!要带我去哪儿?不会等会要把我扔下水道吧?我俩身高体重差不多啊,为什么他这么轻松?我是不是也该去锻炼锻炼…”

“唐昊!”

“说。”

“你干嘛!”

“带你去医务室。”

“哦”

不对!“放我下来!”说着就要挣扎下来,“你脚不疼了么?乖一点。”不知是意识到脚疼还是被唐昊安抚的语气所迷惑,孙翔倒也真的安分下来。

“幸好只是搓破了皮,没有伤到筋骨,上点药最近不要碰水,很快就好了。”“哦…”“怎么你脑子长腿上,被撞傻了?”“你脑子才长腿上呢!我看你没长脑子!”看他恢复精神,唐昊也不回他,拉来一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孙翔以为他要讲点什么,结果唐昊大爷就坐在那儿望天花板发呆,实在憋不住了:“唐昊,你干嘛要抱我过来?”“因为你是我的男主角啊,你要有个什么事,我这戏不就泡汤了。”“你撒谎。”唐昊冷笑一声,猛地直起身拉住孙翔的衣领将他扯向自己,咬牙切齿道“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撒谎了?”


 ——TBC——

评论(1)
热度(17)

啦啦啦

啥都看!

© 啦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