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

【昊翔】针尖对麦芒(一)

HE

孙翔本来是准备进吉他社的,但不知道是技术太差还是被学姐围住惹得社内前辈的不爽,反正是落选了。不过他也没在意,窝在寝室打打荣耀也是很惬意的。

但现在这个情况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同乡的学长是话剧社的,说男主角半夜翻墙出去摔伤了腿,实在找不到人顶替,竟找到孙翔这儿了。本是要推脱掉的,但是架不住学长拿出同乡的情谊和晨跑的签到诱惑,又被夸得云里雾里,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谁想就成了现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样子。

“这么久了台词还是磕磕巴巴,你脑子是用来装饰的么?”说话的人是这剧的导演唐昊,手交叉环抱站着,眉头紧蹙嘴巴抿成直线,说话时轻蔑欠揍的语气加上那斜睨的眼神,散发的戾气的他一脸暴躁的冲着临时抓来被顶包的孙翔吼。排练室没有空调,只有几台落满灰的吊扇在发出噪音,没有让人感到凉快反倒像是在煽风点火,孙翔双眼一瞪,谁爱来谁来!小爷我不受你这鸟气了!想着就准备摔门走人,一旁改剧本的肖时钦看到连忙拉住他,好声好气的劝着他,并给站在旁边的唐昊使眼色,临近校庆,大家都忙,好不容易找到这同乡的学弟身高长相都合适,可不能放走了!“欸,孙翔啊,唐昊他也不是针对你,离校庆没多久了,我们这还没有一彩,都比较急嘛。”唐昊这时也走过来,说到:“嗯,我刚说话是有点过了,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回去记下词。”孙翔哼了一声倒也没有了动作,不是看在学长面子上,而是稀奇唐昊这喷火龙竟然会示弱。

其实唐昊并没有孙翔想的那么讨厌他,相反唐昊看到孙翔第一眼时很惊艳,真真是眉如墨画,面如桃瓣,一双桃花眼又带着傲气。哪晓得这翩翩浊世佳公子一上台就成了绣花枕头大草包,情绪不到位不说,连台词都记不全。这也不能怪孙翔,想他一根正苗红的社会正直青年,二十多年来过的那叫一个一帆风顺,肆意张扬。实在理解不了一个乱世里敏感孤僻的男人心理的。

回到寝室,孙翔躺倒在床摊开剧本,既然答应了,草草了事也不是他的风格,正苦苦揣测剧中人言语时,寝室门响了,以为是室友没带钥匙,光着上身就去开了门,看到唐昊的第一反应是对方实在忍不了了来找麻烦的,反正自己也没在怂的,打一架也奉陪。

“你来干嘛?”唐昊没回他,径直走到摊着剧本的床边坐下,示意他过来,孙翔没动,昂着下巴又问了一遍对方的来意。唐昊定定的看着他,孙翔也鼓着眼睛会看过去,过了好一会,在孙翔眼睛都快流泪时,唐昊投降似的叹口气说:“过来,我给你讲讲剧本。”待孙翔走过来还没站定,唐昊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狠狠扯倒在床顺势半边身子压制住他,孙翔想反抗,但唐昊手臂横在他的颈上,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唐昊,你个卑鄙小人,搞偷袭算什么男人!”“我要不算男人,被我压在身下的你算什么?”孙翔被气的咬住嘴唇,准备蓄力翻身,还没等他有动作,唐昊便松开力气坐了起来。 “记住你刚刚的状态,被人压制不甘心的情绪。”一本正经的仿佛真的只是为了给孙翔讲戏才来了这一出。孙翔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躺在床上,唐昊嗤笑:“怎么?还在回味被我压的感觉?”孙翔猛地坐起准备一定要动手了,结果就被唐昊拿着剧本拍拍头,说不要闹了,来讲戏,也就老老实实的听他说话,直到唐昊为他梳理完整个剧本回去,孙翔洗澡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被瞬间顺毛了,“下次得压回来!”孙翔暗暗想到。


——TBC——


评论(1)
热度(24)

啦啦啦

啥都看!

© 啦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