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

校医坐在外间开着外放听相声,内间两人的鼻息纠缠,孙翔愣着没动,呆呆的看着唐昊,却因太近聚不了焦,眼前一片虚晃,先前无比热闹的脑内小剧场现在偃旗息鼓,一片空白,太近了太近了,再不远离就要出事了,但对方手臂的温度隔着衬衫透了进来,明明已是温暖的初夏,却好似在寒风里无从取暖的小动物,贪念那略高的温度,想靠近,想要更多,明明可能会被这温度灼伤,莫名想到那只温水里的青蛙,即使知道会被煮熟,无力也无心反抗这温暖。待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环抱住唐昊,心里翻起惊天巨浪,还故作淡定的用眼角去瞟唐昊的反应,那人还是一副大爷脸毫无变化,孙翔心里蓦地升起一股酸酸的气息,顺着血管转眼间爬满全身,最后占领鼻腔和眼眶,抿抿...

不知是唐昊的特殊教法起了作用还是孙翔梦中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了会晤,表演渐入轨道,剧里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有唐昊,唐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对他的表现不满意,“你只是在表演,而不是在生活。”孙翔深信这种匪夷所思的话明显就是来刁难他的,压住撂挑子不干的冲动,“唐大导演,你行你上,让我来瞻仰一下你的演技。”唐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竟走过来站定,“好,你这榆木脑袋不敲打不成材。”其他人闻言也好奇的望过来,从来只听到唐昊讲戏,这亲自上阵还是头一回。

孙翔懵懵的走回寝室,室友约他打游戏他也仿若没听见,闭上眼就浮现出唐昊刚刚那场戏,男主角徐清和得知心爱的人要嫁给别人,自己却无能为力痛苦难言,下定决心和心...

HE

孙翔本来是准备进吉他社的,但不知道是技术太差还是被学姐围住惹得社内前辈的不爽,反正是落选了。不过他也没在意,窝在寝室打打荣耀也是很惬意的。

但现在这个情况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同乡的学长是话剧社的,说男主角半夜翻墙出去摔伤了腿,实在找不到人顶替,竟找到孙翔这儿了。本是要推脱掉的,但是架不住学长拿出同乡的情谊和晨跑的签到诱惑,又被夸得云里雾里,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谁想就成了现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样子。

“这么久了台词还是磕磕巴巴,你脑子是用来装饰的么?”说话的人是这剧的导演唐昊,手交叉环抱站着,眉头紧蹙嘴巴抿成直线,说话时轻蔑欠揍的语气加上那斜睨的眼神,散发的戾气的他一脸暴躁的冲着临时抓来被顶...

我故意叫错他的名字

我以为他会生气

可是他没有


我说要炸掉天堂时

我以为他会无视我

可是他没有


我不小心做了六个钻石帽子

我以为他会责怪我

可是他没有


我一直跳不过障碍时

我以为他会撇下我

可是他没有


我在录制中关掉语音

我以为他不会发现

可是他没有


我总是问各种傻问题

我以为他会嘲笑我

可是他没有


我以为他会一直跟我玩游戏

可是他没有


我以为他微博一直都会是我

可是他没有


我以为他永远是12的麦扣

可是他...


不是。

第一次玩mc~开心~

12今天在8012说的那些话,好帅!大当家光环笼罩~

P芬

你只要卖萌就可以了。


12M

要随时保持视线里有一只麦扣。


卷黑

这么大人了,还要我哄。


峰骚

没事,你下去吧,这我来。


尿E

我在乎的不是TMD的输赢,我在乎的是可以和你在一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啪”的一声魔性的铃声被关掉,然后这只手慢慢的从TNT形的闹钟下滑下,落在枕边人还在梦里的睡颜上,拇指轻轻碾压枕边人的嘴唇,那人单薄的嘴嘟了嘟,偏瘦的脸颊鼓成一个弧度,眉头稍稍皱起,轻薄的被子下隐约看见一双大手游离在弧度优美的腰部,“唔,别闹...我要睡...”“你睡你的,我摸我的~”略带沙哑的声线带着情色意味的响起,似乎是喜闻乐见的旖旎展开了,可只见优美的小腿缓缓抬起,猛地踹向旁边,

“嗷!麦扣!谋杀亲夫啊!”

“我这是为民除害!”

美好的早晨又在祥和的调情中开始了呢~


  “你喜欢他。”身后传来的略带质问的陈述句让Mike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下意识的反驳“我没...”,耳朵却染上了夕阳的颜色,转身一看是普通人略带阴沉的脸,“...对,我就是喜欢他。”

  普通人本就怀疑直到后来相处之后更加确定这件事,但他以为以Mike的心性是不会承认的,“原来你已经这么喜欢他了,呵”

  Mike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下定决心死埋于心底的秘密会脱口而出,也许是怀里的篮球给了他力量,也许是斑驳的墙壁让他想起那人的眼...“反正他永远不会知道。”Mike心里这么想着,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多一点。

  12从教室飞奔出来,拽紧手里的游戏发布...

1 / 3

啦啦啦

啥都看!

© 啦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